“知否知否”宋人品位一流宋朝美学巅峰依旧!

作者:admin    来源:佰润彩票-佰润彩票官网-佰润彩票app-佰润彩票下载    发布时间:2019-12-23 19:10:42    浏览量:119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从拍摄选景到场地布局,《知否》完美地展现了宋代的市井风貌。从大宅府邸到街头巷瓦,每一帧的画面都仿佛是一幅幅精美的宋代风情画。随手截一张图,都像是从《清明上河图》剪下来的一段。

  剧中还有很多次宴会的描写,其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曲水流觞席。宾客坐在席水的两侧,各色茶点顺着水流,流动到每个宾客的面前,整个过程十分优雅。此场景是根据王羲之《兰亭序》的描述来改编的。

  天青色的温润,古玉的光泽,是宋徽宗的偏爱,也是《知否》美学设计的选择。剧中经常出现的天青色瓷器,便是宋代五大名窑之首的汝窑。

  宋汝窑是一千年了不起的大名牌,唐三彩都是花花绿绿的,但宋敢在花花绿绿中提出素朴风格,全世界至今还在仿宋瓷。冰裂纹,本来是烧坏了,但宋人觉得里面有种沧桑美,将其叫做开片。他们用不同火温去烧出开片,本来是败笔、损坏,在他们眼中却变成美,这是很特别的宋代美学。

  宋徽宗对汝窑极为钟爱,他曾御批“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此后天青色即为汝窑瓷钦定的颜色名。

  《知否》在家具方面也是颇为用心,美术指导王竞透露,剧里所有的家具都是根据宋画中的描述和样式1:1照着扒下来,画好设计图再找工匠定制的。

  剧中很多把非常典型的宋朝椅,比如书房里出现的那把官帽椅,就是这样追踪溯源设计出来的。

  还有剧中走到哪坐到哪的几个大人物常坐的交椅,盛家老爷夫人在院子里训人,就坐了交椅。

  还有一把形状奇特,但是让人看着就想躺上去的竹编躺椅。这个椅子叫“松年椅”,名字是后人给起的,源自于南宋画家刘松年的一幅画《四景山水图之夏景》。

  除了各种经典的椅子之外,剧中也出现过很多个床榻,例如盛老太太的床榻,也是完美地展现了宋代家具的美感。

  《知否》对剧中人物服饰颜色的搭配,也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宋代衣着的配色,打破了唐代以红紫、绿、青为主的惯例,片中除林小娘外,其他人物的衣着颜色大多数均淡雅文静。

  宋代的便装时兴瘦、细、长,宋代无论贵族平民都喜欢穿一件直领对襟的外衣,学名叫褙(bèi)子。

  值得一提的是,从宋代开始,红色和凤冠霞帔逐渐成为婚服的重要元素。在色彩方面,宋代早期女性的婚服色彩一般是青绿色,服饰颜色大体上与唐代相同。富贵及仕宦家的女性婚服,大多是销金裙或段红长裙,或是红色大袖。

  《知否》中,赵丽颖和冯绍峰饰演的盛明兰和顾廷烨成婚时的婚服,就是典型的“红配绿”。

  讲了家具、着装,我们再来看看宋朝人的生活情调。在剧集中,盛家祖母请宫里来的孔嬷嬷教三姐妹礼仪规矩,其中涉及到了焚香、插花等技艺。

  这源于宋人吴自牧在其笔记《梦粱录》中的记载:“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点出了宋代文人雅致生活的“四事”或称“四艺”。此四艺者,透过嗅觉、味觉、触觉与视觉品味,将宋朝人的日常生活提升到了艺术的境界。

  宋代,点茶法成为时尚。宋徽宗就是个点茶高手,甚至还专门写了一本《大观茶论》,教大家怎样喝茶。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皇上都喜欢点茶,市井自然也都跟风。

  《知否》里也专门拍了点茶的方法:将茶压辗成粉末后放入茶盏中以水注点,用力搅拌使茶水混合成乳状再饮用。

  插花成为宋朝社会的时尚潮流,依然和赵宋皇室脱不开关系。宫廷重视插花,甚至成立专门的政府机构。这样一来,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都爱在家中摆放一瓶鲜花点缀生活。

  在第八集里,宫廷教习嬷嬷教几位小姐学插花。颇有心计的四姑娘一个劲儿地问嬷嬷如何搭配不同的花,被心直口快的五姑娘道破心思:是为了嫁进大户人家,才学的这些贵族少女们提升格调的插花艺术。

  插花是门雅致、高深的学问。花艺讲究外师造化,内发心源,不但要美,更要有趣,若还能说出几番哲理来,那便是化境了。配色讲究或浓烈,或淡雅,或冷,或暖,或二色互补,或一君一臣……

  赵丽颖饰演的女主角、盛家最聪慧的六小姐明兰,在姐妹们争吵的同时,默默地听着嬷嬷的教导,自己插出了一盆花。虽然没有花草的特写,不过还是可以看出,这盆花里主花是蝎尾蕉,搭配香雪兰,配花采用的是小菊。

  蝎尾蕉又称富贵鸟,似花非花,像蝎子扬尾,似仙鹤展翅,颜色鲜艳,张扬快意。这或许也是编剧在预示明兰幸福的结局吧?

  香雪兰花似百合,叶若兰蕙,花色素雅,玲珑清秀。话说,明兰的名字里也有个“兰”字呢,不知是巧合还是导演有意为之。

  小菊花型小巧,颜色明亮,野趣盎然,生命力十足。相比盛家的其他几位小姐,或骄纵跋扈、或处处争强好胜,小明兰就如小菊一般低调不平凡。

  从解酒安神到熏衣待客,甚至到小憩出行、衣着妆容,宋朝达官显贵们的府里,可以说是无物不香。《知否》里面也是处处见香,盛家老太太的书房定妆照,云烟出岫;如兰客厅的桌子上,也挂着一个球型银香囊。

  接下来我们说说四艺最后一个——挂画,“挂画”最早是指茶会座位旁边挂的有关于茶的画作。演变到宋朝,挂画改为以诗词、字画的卷轴为主,鉴赏挂画也成了文人雅士平时雅集时的一项重要活动。

  剧中明兰有了自己的园子“暮苍斋”之后,让使女将母亲留给自己的《李娘子镇守娘子关》挂起。这幅画是亡母亲绣,留给明兰的唯一的遗物,也是明兰精神力量的来源。

  第一集,也是此剧的第一个小高潮。讲述不懂事的兄弟投壶作赌,即将输掉盛家大姐聘礼,八岁的盛明兰挺身而出,险胜对方大哥哥(论辈份是二叔)挽回家族颜面的精彩故事。

  投壶最早起源于战国时期,出自“六艺”中的“射”,一直到魏晋时期都还是小众游戏。从唐朝开始风靡全国,宋朝更是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对投壶游戏乐此不疲。

  投壶玩法简单:摆壶于前方,用箭投掷,投中者得分。想锻炼注意力和手劲准头的朋友,可以试试。

  马球始于汉代,并风行于唐代,由于帝王的推崇和自身魅力,成为民间连女子都喜欢的娱乐项目。到了民风开放的北宋时期,马球场上男子英姿飒爽,女眷在一边加油助威,更是常见的景象了。

  第二个小高潮,在十五集。说的是在家中一直小心翼翼、谨言慎行的明兰,因同病相怜,为帮闺蜜赢回亡母簪子,不再“守拙”,跨上骏马,挥杆击打,玩命胜球的故事。和现在的很多球类相似,打马球分两队对垒,燃香计时,击球进洞多者为胜。

  这种英姿飒爽的马上运动,在古代贵族中流行,女子们也同样能参与,当时的繁荣和开明,可见一斑。

  《知否》的马球会上,盛家五姑娘如兰没有参加马球比赛,而是央求母亲答应她去“捶丸”。

  “捶”即击打,“丸”即小球,捶丸的前身可能是唐代马球中的步打球。当时的步打球有较强的对抗性,到了宋朝,步打球由原来的同场对抗性竞赛逐渐演变为依次击球的非对抗性比赛,球门改为球穴,名称也随之改称“捶丸”。如果说步打球类似现在的曲棍球,那捶丸就与高尔夫异曲同工。

  宋徽宗酷爱捶丸,而和他大宋皇帝、“第一球星”身份相符的,就是他拥有一套十分豪华的捶丸装备,独领一时风骚,羡煞旁人。据捶丸专著《丸经》记载,他的球杆以黄金装饰边缘,顶上还有玉饰,球包是个锦囊。说明宋徽宗不仅爱打球,还要晒豪华装备。

 
Copyright © 2018 版权所有 佰润彩票-佰润彩票官网-佰润彩票app-佰润彩票下载 技术支持